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秦红棉和木婉清
秦红棉和木婉清

秦红棉和木婉清


  ……

  “ 醒了吗?来,把这药喝了,对你的伤势有好处…” 看到清醒过来的木婉清,李相龙端起药来,送到她嘴边。

  “ 呜…” 木婉清刚醒来,似乎还迷迷糊糊的,竟然没有抵抗,乖乖的喝了药。

  “ 我…中了毒…又是你救了我吗…我的伤口…是你给我处理的吗?这么说,我的身子都被你看光了!” 这时木婉清才回过味来,涨红了脸。

  “ 事急从权,并非有意冒犯,还请木姑娘谅解。” 李相龙模仿大侠在这种时候的台词,摆出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。

  “ 我要杀…了你!” 木婉清勉力支持身体,想要起身,被李相龙制止。

  “ 你还不能起来!你需要静养!” 李相龙半真半假的关心道。

  “ 本姑娘不需要你担心!走开!” 木婉清用力的一推,正碰到李相龙的伤口上,疼的他龇牙咧嘴,当然有一半是装的。

  “ 你这伤…是为了我…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了…” 木婉清一时有所动容,但马上又嘴硬起来。

  “ 好好,不感激就不感激吧,你能醒来,静心的养伤,比什么都好,我要去处理自己的伤口了。” 说着李相龙想要站起身来,因为疼痛却不禁坐倒在地。

  “ 哼!真没用,还是男人呢!” 木婉清嘴上嘲讽着,却能明显看出她的眼神透露出了一丝温柔,“ 还是你先躺下养伤吧,我要去…救师父…” 说着木婉清从床上勉强下来,却没能站稳,正扑入李相龙怀中。

  然后李相龙就挨了一记清脆的耳光。

  我去,是你自己倒在我怀里的好吗?果真喜怒无常,但是又不能生气,算了,让让她吧。李相龙将木婉清扶起,她自然挣扎起来,“ 不用你扶!给我放开!”

  但是此时木婉清的挣扎好似情人撒娇一般,已经完全感觉不出是那个娇横的女侠了,要是一直这样多好啊。

  “ 别逞能了!给我乖乖的躺下!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养伤!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!” 李相龙将木婉清送回床铺,吼道。

  木婉清竟然也一时为他的气势所迫,躺了下来,“ 但是,师父她…”

  “ 由我来救!我和你约定,一定会带她回来的。” 李相龙抓起木婉清的手,许下承诺。

  “ ……明明那么弱,还摆出一副大侠的样子…会死的哦…” 木婉清难得的没有甩开李相龙的手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。

  这是木婉清,平生第一次,担心一个男人的生死。

  “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,放心,我不会死的,绝对。” 李相龙转身,“ 走之前,希望你先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李相龙。”

  看着李相龙走出门去,木婉清流下了泪水,这也是她第一次为男人流泪。

  他确实,跟其他男人不太一样呢…

  我也想相信他一次…但是,让我就这样躺在床上等着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

  ……

  虽然在妹子面前放下了大话,但是李相龙其实还完全没有如何救人的头绪。

  硬闯肯定是不行了,以自己现在的实力,身上还有伤,无异于白白送死。

  可是智取…说起来简单,该如何做呢?

  王夫人的府邸是没有男人的,那么化装成婢女潜入的话…不行,可惜父母没有给我一个女装也不会被看出来的漂亮脸蛋,等等…可以易容啊!天龙八部里面的易容高手…非阿朱莫属了,小说里她化装成段正淳,受了萧峰一掌而死的场景,还着实骗了我不少眼泪…李相龙想定了主意,也不再犹疑,立即动身。

  秦红棉落到了王夫人手里,以两人的深仇,她处境一定非常危险,能多快一分都是好的。

  就这样李相龙来到了燕子坞,途中经阿碧的指引来到了琴韵小筑,见到了阿朱,其间过程虽有波折,但这里就不详叙了。

  “ 这位客人,是来找公子的吗?” 阿朱细细的打量李相龙,问道。

  “ 不是,他是来找姐姐你的。” 阿碧回道。

  “ 找我?这可怪了,我不过是区区一名婢女,历来想见公子的人众多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想见我,客人有什么事呢?” 阿朱疑惑道。

  “ 我希望姐姐救我的亲人一命!” 说着李相龙跪倒在地。

  虽然男儿膝下有黄金,但现在也顾不得了。

  “ 等一下!客人你快起来!我可受不得这般大礼!” 阿朱一惊,连忙想要把李相龙扶起。

  “ 姐姐不答应的话,我就不起来。”

  “ 那得看是什么事情了,我只是小丫头,武功低微,救人恐怕力所未及,不如等我家公子回来再说,如何?”

  “ 那就来不及了,这件事阿朱姑娘你能办到的,请帮我易容改装…”

  李相龙将事件详情和盘托出。

  “ 舅太太性格古怪,你的亲人若落入她的手中,确实凶多吉少…” 阿朱沉吟道,“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易容的呢?”

  “ 这个…” 总不能说自己看过原着吧。

  “ 罢了,救人要紧,我可以帮你易容,但是舅太太最讨厌男人,你一旦被发现,就必死无疑,你真的要去吗?” 阿朱担心道。

  李相龙点了点头。

  阿朱看到他的决心,一笑,“ 说起来,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。”

  “ 我叫李相龙。”

  “ 那么李公子,跟我来吧,阿碧,你去准备船,一会儿我们就送他去王府。

  ”

  整个易容的过程花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。

  “ 呼呼,姐姐真是厉害,这么快就完全看不出曾经是个男人了。” 阿碧看到李相龙现在的样子,忍不住笑道。

  “ 你就别笑话我了,船准备好了吗?”

  “ 已经备好了。”

  “ 那么我们走吧。”

  上了船,李相龙通过水中的倒影看到现在自己的样子,顿时大吃一惊,这完全就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美少女嘛!李相龙对自己的条件还是很清楚的,能在这么短时间内,就让我完成了如此的惊天变身,易容还真是神奇啊。

  “ 李公子,你怎么了?” 阿朱笑问。

  “ 没什么,只是你的易容术太过神乎其技,让我不由赞叹而已,想不到阿朱姑娘不但本人是个绝世美人,还能把我这般歪瓜裂枣也变成美女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  阿朱听到这话,禁不住扑哧一笑,“ 哈哈…那有自己自称歪瓜裂枣的,你就算这么夸我,也不会有什么好处的哦!”

  “ 能跟两位美人共乘一船,就已经是天大的好处了,岂敢再有奢望?” 李相龙也笑道。

  “ 哦?那你倒是说说,我和阿碧,谁更美啊?” 阿朱抱着恶作剧的心态,故意问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  之前一心救人,这时李相龙才能仔细观察阿朱、阿碧的美貌。

  “ 当然是姐姐你了,你美貌胜我十倍,我怎么敢跟你比啊?” 阿碧插话道。

  “ 非也非也,阿碧姑娘温润可人,阿朱姑娘清雅秀丽,各有各的美,实在难分高下。” 其实这里李相龙是说谎了,阿朱容貌确实比阿碧略胜几分,但是直说的话就是傻子了。

  “ 呸!油嘴滑舌!” 阿朱嘴上这么说,脸上却满是笑意,果然女人没有不喜欢被夸的。

  “ 到了,李公子,你先跟阿碧在船上等等,我去找幽草嘱咐一下。” 说着阿朱上了岸。

  “ 李公子,你刚才说的…是真心的吗?” 阿碧问道。

  “ 当然,全部出自真心,绝无虚假。” 李相龙举手保证。

  “ 谢谢,要不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的话,恐怕真的会被李公子你打动呢。”

  阿碧笑道。

  我去,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就收了一张好人卡吗?

  “ 喜欢的人,是你家公子吗?” 李相龙明知故问。

  “ 诶?李公子你怎么知道…” 阿碧的脸瞬间红透了。

  还有王语嫣…妈的,慕容复你这人生赢家…

  不过没关系,反正他次次选错,最后他的女人都会是我的…“ 李公子?” 阿碧看着李相龙露出得意的笑容,疑惑道。

  “ 啊,没什么…阿碧姑娘这么美,总有一天你家公子一定会了解你的好的,加油啊。”

  “ 我一个婢女,不敢奢望那么多的,不过谢谢…” 阿碧低头致谢。

  此时阿朱回来了。

  “ 我已经跟幽草说好了,她会假装被你袭击打晕,她是王夫人的贴身婢女,你借用她的身份就可以了,不过你要注意,我的易容只能改变你的身形,你的声音和习惯是没法改变的,所以你一定要小心,不要在这方面露出马脚。” 阿朱提醒道。

  “ 我知道了,阿朱姑娘的这番恩情我绝不会忘记的,改日必将报答。” 李相龙抱拳道,然后转身下船。

  “ 李公子,小心点!” 背后传来了阿碧的声音。

  ……

  终于混进来了。

  下面是去找秦红棉被关押的地方。

  “ 幽草,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呢?夫人叫你去服侍她沐浴,晚了要受罚的。”

  李相龙正四处查探时,忽然被从被背后叫住,打了个激灵,回头一看,原来也是府中的婢女。

  “ 嗯…” 李相龙含糊的答应了一声,急忙迈开步子。

  “ 往哪走呢?夫人平时沐浴都在翠羽楼,在东边啊!” 婢女走上前来,有点奇怪的看着李相龙,“ 你今天怎么了?声音好像也有点怪…”

  “ 啊…我生病了…脑子有点不清醒…” 李相龙找起了借口。

  “ 是吗…那我带你去吧。” 婢女倒没有再多怀疑。

  李相龙在婢女的引领下,来到了翠羽楼外。

  “ 还看什么看啊?进去吧,夫人等久了发火就糟了。” 婢女在李相龙身后推了一把,李相龙无奈,只好硬着头皮进去。

  一进门,就能看到美人在浴桶中的背影,仅仅裸露香肩,就已经令人冲动不已了,实在不敢想象正面会给人带来多大的冲击。

  “ 站在那里做什么?加水啊!这点小事还用我来教你吗?” 王夫人头也不回的吩咐道。

  听到王夫人的话,李相龙才回过神来,连忙舀来热水,倒入浴桶中。

  “ 热水加的太多了,不是说过每次只加半瓢就够了吗?” 王夫人不满道。

  “ 对不起,夫人…” 李相龙捏着嗓子,小心翼翼的道歉。

  “ 算了,你去取些花瓣来。” 王夫人接着吩咐道。

  花瓣…这屋子还挺大的,摆设也很多,到底在哪啊?李相龙为难起来,只好挨个地方翻找。

  “ 拿个花瓣而已,怎么都要这么长时间?” 王夫人不耐烦的转身,“ 花瓣不是在左边第三个架子里吗?幽草,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糟了…惹人怀疑了…早知道当时就跟阿朱一起去,向那个叫幽草的婢女多了解一下情况…但是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,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了。

  “ 抱歉,夫人,我的头有点痛,所以…” 李相龙边说边拿起花瓣,撒入了浴桶。

  “ 我不想听借口,让你当我的贴身婢女是对你的恩泽,不要浪费我的耐心,你也想变成花肥吗?” 王夫人厉声道。

  “ 对不起…” 这种时候,多说多错,李相龙只能低头。

  “ 行了,我也没有沐浴的心情了!伺候我更衣!” 说着王夫人站了起来,迈开一双美腿跨出浴桶。

  王夫人的整个身体毫无遮蔽的展现在李相龙眼前,美艳的容貌,盈盈一握的酥胸,纤细的腰肢,修长的玉腿,挺翘的丰臀,上天似乎把所有的恩泽都赐给了这个女人,单论身体,甚至比秦红棉还要完美,只可惜相比秦红棉逆反自然规律的奇迹,年龄的风霜还是留在了王夫人的身上,虽然不甚明显,但也稍稍影响了她的美丽。

  尽管如此,对男人来说也是致命的诱惑了,李相龙看得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,那话立刻挺直起来,幸好有阿朱完美的易容,不然马上就会被发现吧。

  “ 怎么又呆站着?还不快给我擦身!”

  王夫人的声音惊醒了李相龙,他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,拿起了毛巾。

  给王夫人擦身的过程中,虽然只是隔着毛巾,但也能清楚感觉到她肌肤的柔滑,完全不像是一个已经中年的女人,尤其是玉乳和丰臀,充满弹性,让人禁不住想象,如果能直接抚摸捏揉的话,该有多么爽快。

  李相龙好不容易才抑制住冲动,挺过了这波煎熬。

  擦完身子,李相龙给王夫人套上了外衣,之前还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好像要把这幅美景印在脑海里一样。

  穿好衣服,王夫人也没再多说话,起身就走,李相龙也只好跟上。

  两人来到了地下牢,牢里关的大多都是男人,有的甚至已经断了手足,其景惨不忍睹。

  如果我被抓到,恐怕跟他们是一个下场吧…李相龙心中不由一颤。

  然后走到中间的牢房的时候,李相龙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  是的,正是秦红棉。

  只见她浑身香汗淋漓,意识模糊,口角流涎,狼狈的样子,完全看不出曾是个威风凛凛的女侠。

  “ 怎么?还不肯屈服吗我可是精心挑选了几十个又丑又恶心的流浪汉、地痞流氓来伺候你哦,他们在牢房呆了这么久,个个都积累了不少,一定会让你爽翻天的,你这种贱婊子,配他们也正合适,怎么样,只要你点头,就不用痛苦了,两全其美,不是很好吗?我再叫那个姓段的负心汉来看看,他一定也会满意的,哈哈哈…” 王夫人露出毒辣的笑容。

  秦红棉虽然已经没力气说话了,但还是用眼神表示了拒绝。

  “ 哼,没关系,我有的是时间,我倒要看看大名鼎鼎的修罗刀还能挺多久,才会像畜生一样跟这群肮脏的男人交配,呼呼…”

  这女人,跟她绝美的外表不同,心真是够黑啊…不过现在也是个救人的机会,周围虽然也有王夫人的手下,但是只要我突然发难,制住她,那些人应该不敢轻举妄动,这样想着,李相龙掏出短刀,正准备实施突袭,却被王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,然后控制住了双手。

  “ 果然,我就觉得你不对劲,突然变得笨手笨脚,看我的身体时的那个眼神,也明显是男人充满欲望的肮脏眼神,姓段的倒是也可能来救这个贱人,不过他会一阳指,根本不需要这种变装,所以你就是杀死我手下的平婆婆和瑞婆婆的那个人,我猜得没错吧?” 王夫人推断道。

  李相龙无言以对。

  “ 虽然不知道你跟这个贱人有什么渊源,要多次豁出性命来救她,但是杀死我的手下,以及亵渎我的身体的罪,必须好好算一算才行呢,不过放心,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贱人,我会让你好好在她身上爽一爽再死的,上,把他给我拿下!

  ”

  王夫人命令的话刚出口,李相龙就从嘴中吐出了什么,地下瞬间烟雾弥漫。

  王夫人忍不住咳嗽起来,手劲一松,李相龙趁机挣脱,反过来用刀逼住了她的脖子。

  “ 大意了吧,快把牢房打开,把人放了!我可不想让一个美女在我手里身首异处啊。”

  李相龙虽然表现的很有余裕,但其实也惊出了一身冷汗,这种小型烟雾弹和解药,自华辉传授之后他还是第一次使用,幸好没有出错,不然自己这条命就搭在这了。

  “ 可恶!” 王夫人虽然心有不甘,但也没有办法,“ 打开牢房,放那贱人出来!”

  手下也只好听命。

  虽然解开了绳索,但是秦红棉的意识已经很模糊,根本无法走路,自己还要控制住王夫人,周围她的手下还在虎视眈眈,这种情况,该怎么办才好?李相龙一时为难了。

  “ 哼!不要白费力气了,你根本逃不出去的,现在束手就擒,我说不定还能让你死个痛快。” 王夫人看出了李相龙的犹豫,嘲讽道。

  “ 妈的!你再废话,老子就算死,也要先强奸了你,你信不信?” 李相龙焦躁道,另一只手大力揉捏起王夫人的胸部。

  “ 什么…你这无礼之徒!我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!” 王夫人羞怒交加,眼神恨不得把李相龙一口吃了。

  但是李相龙毫不在意,反而解开了王夫人的衣衫,把手深入里面,直接玩弄她的乳房,“ 这奶子手感真是太棒了,用来裹我的鸡巴一定爽,哈哈哈…” 说着李相龙还故意用挺直的胯下去摩擦王夫人的臀部,做出类似抽插的动作。

  “ 你…你!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” 王夫人已经怒的说不出别的了,看到她这副样子,李相龙反而更兴奋,动的更激烈了,手上揉搓的力道也变得更强。

  “ 咦?你的裙子怎么湿了,我操,不是吧,这都能兴奋?你一直在骂别人,结果你自己才是个货真价实的贱婊子吧!” 李相龙发现了王夫人的裙子,自己摩擦的地带,出现了一道由内部渗出的湿痕,开始一惊,然后禁不住乐了,果然抖S体质的人,往往也是抖M,这话一点都没错啊。

  “ 少胡说!我才不会对你这种肮脏的男人…给我停下!” 在手下人面前出了这种丑,王夫人都恨不得一死了之了。

  虽然跟王夫人的叫停没什么关系,但是李相龙没忘记最初来这的目的,玩的也差不多了,那么…李相龙再次掷出了烟雾弹,然后背上秦红棉,转身就逃。

  为了阻敌追击,这回的烟雾刺激性要强很多,只有李相龙提前服用了解药,没有受到影响。

  “ 咳咳!给我追!这次不用留活口,两个人都给我杀了!尤其是那个男的,一定要把他的尸体给我带回来!不把他碎尸万段,难解我心头之恨!” 王夫人的声音在地牢里回荡。

  有点玩过头了,那女人一定非常恨我吧,被抓住恐怕就不止是没命的问题了…李相龙运起轻功,片刻不停的逃窜,身后弓箭、暗器不断飞来,但是李相龙生怕速度慢了,根本不敢回头。

  就这样,李相龙逃至一片花林,稍微甩开追兵一段距离,但他不敢止步,反而加快了速度,迎面正撞上一名女子。

  “ 呜…对不起,我太急了,你没事吧?” 李相龙刚想起身,顺便把那名女子扶起,却不禁因为女子的容貌而惊呆了。

  世界竟有这般美丽的女子吗?简直就像是天上降下的仙子一样…“ 幽草,怎么了,这么急,母亲她要你去办什么事吗?” 少女开口了,声音也同样动听,如果仙乐一般,让人沉醉。

 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,“ 是的,有急事…” 李相龙刚想走,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停了下来。

  既然叫王夫人母亲,那么就肯定是王语嫣了…

  “ 王姑娘,求你救我和我的家人一命!” 李相龙纳头便拜。

  “ 嗯?幽草,你这是?” 王语嫣疑惑道。

  由于时间紧迫,李相龙只是简单的解释了自己为救亲人,假扮幽草的事情。

  “ 母亲她又胡乱抓人了吗?好吧…你们躲在这林子,我叫你们,你们再出来。

  ” 果然不出所料,善良的王语嫣轻易的就答应了李相龙的求助。

  但是她要是知道自己亵渎过她的母亲,还会不会答应就很难说了。

  不过以王夫人的性格,这么丢人的事,是不会告诉女儿的吧。

  “ 小姐,刚才有没有一个丫鬟背着一个女人,经过这里?” 不久,王夫人的手下也到了,问道。

  “ 她们往那边去了。” 王语嫣随手指了一个反方向。

  手下们相信了王语嫣,纷纷朝那个方向追去,但是其中有个老太婆却顿了一下,似有所思。

  “ 好了,追兵已经走了,你们快离开吧。” 王语嫣通知了还藏着的李相龙。

  “ 多谢王姑娘,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的。”

  “ 不必了,以后小心点,不要再被我母亲抓住了。” 王语嫣微笑,挥手告别。

  这笑容,李相龙恐怕再也忘不掉了。

  “ 哈…” 总算到了船边,可以离开了,李相龙刚松一口气,突然就被一个老太婆带着几名手下包围了。

  “ 哼,小姐果然是被骗了啊,但是你们瞒得过她,却瞒不过我,” 丑老太婆露出两根尖尖的犬齿,显得分外可怖,“ 夫人说了,不用留活口,扮成丫鬟的,杀了把尸体带回去,那个贱人,留给我做花肥。”

  听到命令,几名手下冲了上来,李相龙正准备迎战时,他们突然都倒在了地上,背部中箭,这是…“ 想杀我师父,做梦!” 说着又三根短箭,朝着丑老太婆射来。

  丑老太婆虽然躲过了来箭,却也露出了破绽,李相龙抓准时机,两枚石子正中她的头部,老太婆随即倒地身亡。

  “ 婉儿,是你啊。” 李相龙笑道。

  “ 谁准你叫我婉儿了?” 木婉清嘴上这么说,巴掌却慢了一点,李相龙只后退一步,就躲了过去。

  “ 婉儿,我可是遵守了约定哦,有没有什么奖励啊?” 李相龙也知道木婉清的态度缓和了很多,调笑道。

  “ 奖励你一大耳刮子!” 木婉清又一巴掌,但是一看就知道根本没用力,所以李相龙也根本没躲,接了这一下。

  “ 走吧,婉儿,我们回家了。” 李相龙抓住木婉清的手,温柔的说道。

  “ 都说了不许叫我婉儿!” 木婉清说着,眼中却流出了泪水,“ 谢谢你…”

  ……

  逃出了王夫人的势力范围,两人找到了一家客栈,作为暂时的落脚点。

  “ 过来。” 木婉清敲了敲身边,低声道。

  “ 怎么了?” 李相龙不明所以。

  “ 少废话!叫你过来,你就给我过来!”

  李相龙无奈,只好乖乖的坐到木婉清身边。

  木婉清一言不发,低头为李相龙的伤口重新做起了包扎。

  真是的,想关心人就直说嘛,李相龙不由苦笑。

  包扎完毕,木婉清站起身来,到床前查看师父的情况。

  “ 师父,还没醒…她到底怎么了?你救师父的时候,她就是这个样子的吗?

  ”

  李相龙点了点头,然后把自己救人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,当然猥亵王夫人的事就跳过不谈了。

  “ 这恶女人心肠真是歹毒!那该如何才能让师父恢复过来呢?” 木婉清认真的问道,她都没有察觉,自己已经完全把李相龙当成依靠了。

  “ 这个…你师父她是中了春药,所以…” 李相龙尴尬无比。

  “ 春药?” 木婉清之前一直跟师父生活在深山,都没有接触过男人,虽然对男女之事也有点模糊的认识,但完全不清楚春药是什么东西。

  “ 简单来说,就是刺激男女性欲的药物…中了春药的人,只能通过交配解毒,不然就会欲火焚身而死…” 李相龙话音刚落就挨了一巴掌。

  “ 你…你无耻!” 木婉清虽然不怎么清楚男女之事,但交配是什么意思总还是知道的,她顿时脸红了,羞骂道。

  “ 不是,跟我没关系啊!我只是说实话而已!” 李相龙连忙解释。

  “ 真的…只能靠交配…解毒吗?” 木婉清也明白不该怪李相龙,所以很快冷静了下来,问道。

  “ 千真万确,你师父这个样子,应该已经接近极限了,恐怕过不了今晚了吧…” 李相龙小心翼翼道。

  “ ……” 木婉清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转身就走,只留下一句话,“ 必须娶我师父,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“ 等一下!你要去哪里?” 李相龙起身,拦住了木婉清。

  “ 还用说吗?当然是成全你们了!” 木婉清失控吼道,流下了眼泪。

  “ 成全我们…婉儿,难道你…” 李相龙就算再蠢,也听出木婉清的心意了。

  “ 呜…” 木婉清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,一时不知如何面对,推开李相龙就想逃。

  “ 婉儿,别走!我也喜欢你!” 李相龙再次拦到木婉清身前,大声表白道。

  “ 你给我让开!”

  “ 我不让!” 李相龙坚定道。

  “ 你让不让!” 木婉清一记狠狠的耳光,顿时扇肿了李相龙的半边脸。

  “ 我不让。”

  木婉清张手还想再打,最终却变成了轻抚,“ 你真是太过分了…明知道不可能,为什么还要给我希望呢?这样只会让我更痛苦的…”

  “ 别哭,我不会让你痛苦的,我只会让你幸福。” 说着李相龙抱住了木婉清,吻住了她的芳唇。

  木婉清一时也投入了气氛,笨拙的回吻着,但是很快的,她推开了李相龙。

  “ 不行的,以后你就是我师父的男人了,我不能和你…”

  “ 我还有个更好的解决办法,说了你不许动手啊!” 李相龙试探的说道。

  “ 说吧。”

  “ 就是你和你师父一起…” 李相龙话还没说完,一记巴掌就打了过来,他连忙躲开。

  “ 不是说不许动手了吗?”

  “ 你还说!我,我还以为你跟其他男人不一样,不会花心的,结果…竟然想让我和师父…一起做你的女人,没杀了你就算便宜你了!” 木婉清跺脚娇嗔,嘴上说着狠话,却显得非常的可爱。

  “ 这是没办法的啊!我给你师父解毒,如果不娶她就是平白坏了她的贞节,可是你我相爱,我又怎么忍心抛弃你,让你以后生活在痛苦中!那么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同时娶你们两个了,只有这样才能谁都不辜负,难道不是吗?” 李相龙脸上表现的诚挚无比。

  “ 呜…” 木婉清被李相龙听起来有理的一番话打动,犹豫了起来。

  李相龙知道木婉清还需要再推一把,“ 而且你师父体内淫毒已深,要想解毒,今晚之前一定要让她高潮十次以上,你也知道…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…如果没有你帮忙,我恐怕很难坚持那么长时间,而让你帮我的话…亵渎了你的身体,却不娶你,那又与畜生何异?” 李相龙为了诱骗木婉清加入双飞,装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胡诌道。

  “ 所以,答应我好吗?我,李相龙在此发誓,绝对会让你们师徒获得幸福,有违此誓,人神共诛,不得好…” 李相龙誓没发完,就被木婉清堵住了嘴。

  “ 我知道了…我相信你。” 说着,木婉清摘下了面纱,“ 你是世上第一个见到我的容貌的男人,我曾向师父立誓,我如若让男人看到容貌,不杀死他,就要嫁给他,以后…我就是你的人了…你如果敢负心,不用什么人神共诛,我就会杀了你。”

  木婉清的容貌,如同秦红棉一样,冷艳清丽,让人不动心都不行,拥有这样一对绝美的母女,还要背叛,那得是何等愚蠢的男人啊,实在是无法想象。

  这种时候,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,李相龙一把将木婉清搂了过来,木婉清也没有挣扎,老实的将头靠入李相龙怀中,两人温存了一会儿,木婉清才抬起头,小声道,“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就都听你的了…”

  “ 嗯。”

  ……

  李相龙让木婉清和秦红棉摆出身体重叠的姿势,互相爱抚对方的身体,木婉清开始还很不适应,但在因为春药影响,热情似火的师父的带动下,很快的就进入了气氛,二女娇媚的呻吟形成了一曲淫靡的合奏。

  看着这幅美景,李相龙的肉棒也早已坚硬如铁。

  他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,将肉棒对准秦红棉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,猛的插入,然后好似野兽一般的动腰。

  因为春药和木婉清的爱抚,秦红棉不但没有因为李相龙野蛮的抽插而觉得疼痛,反而感觉到快感像潮水似的一波波的涌来,让秦红棉的呻吟变得越发淫乱。

  看着师父从未展现在人前的淫态,木婉清好像也被感染了,忘我的投入到百合淫戏之中,未经人事的处女穴也开始流出爱液。

  李相龙看到木婉清也陷入了情欲之中,知道这是绝佳的机会,于是尝试用手指画圆插弄她的处女小穴。

  “ 呀啊…不要…” 木婉清发出可爱的叫声,却无力阻止。

  上下三点都被刺激着,面对从未经历过的快乐,木婉清感觉自己都快疯了,想要什么东西插进来…想要被充满…本着这样的本能,木婉清甚至开始主动把自己的手指深入小穴中。

  李相龙看到这一点,不由一笑,抓住木婉清嫩滑的小手,教导她自慰的方法。

  当然另一边李相龙也没有忘记,看到情况差不多了,李相龙开始了冲刺,压在师徒两双美腿上,尽情的压制侵犯,同时揉捏木婉清可爱的屁股。

  秦红棉爽的紧搂住自己的女儿不放,两女互相的爱抚,同时也让木婉清的自慰逐渐进入了佳境,最后,同时到达了高潮,李相龙也没有控制精关,射出了第一发精液。

  李相龙看着射精后半软的肉棒,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“ 婉儿,你看这个…能不能帮帮我,用嘴舔一下就行…”

  其实李相龙是刻意控制的,想硬起来随时都可以,只是为了诱骗木婉清给自己口交。

  “ 想都别想!那么脏的东西,怎么能用嘴…” 木婉清脸红透了,羞骂道。

  “ 那用手也行啊,总之让它硬起来,才能继续…” 果然马上让她口交还是有点难吗,李相龙决定退而求其次。

  “ ……我知道了…” 木婉清缓缓的将手放到了李相龙的肉棒上,“ 好热…就是这东西让师父表现的那么淫荡…接下来该怎么做…”

  “ 用手上下撸动,对,就是这样,用力稍微重一点,” 李相龙指导着木婉清进行手交,“ 龟头还有蛋蛋也都摸一摸…”

  随着木婉清变得熟练,快感也逐渐袭来,但李相龙还是努力控制,不让肉棒硬挺起来。

  “ 果然不行吗…这样一时半会儿硬不起来的,而你师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…” 李相龙再次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“ 这样吧,我先帮你舔,然后你再帮我,这总可以了吧。”

  李相龙俯身到木婉清的胯下,开始舔弄她的蜜穴。

  “ 等…等一下!那里不能舔的!很脏…” 木婉清推拒道,但是李相龙死死抱住了她的双腿,瓦解了她的挣扎。

  “ 在我眼里,婉儿的身体是最美的,没有肮脏的地方。” 说着李相龙又将舌头移向了木婉清的屁眼,在她的两穴间游走着。

  听到李相龙的告白,看着他毫无嫌弃的样子,木婉清神情复杂,逐渐升腾的快感,又让她的神色多添了一分娇媚。

  “ 呜啊…不行的…这样…很快又会高潮的…” 木婉清捂住嘴,努力的压抑娇吟。

  “ 不用忍耐…舒服就叫出来吧…只要你能感觉到快乐,再服侍多少次,我都心甘情愿。” 李相龙继续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  “ 嗯…你的舌头好棒…舒服…又要…又要高潮了…呀啊啊啊啊!” 听到李相龙的话,木婉清终于放开了。

  高潮的爱液喷了李相龙一脸,滑稽的样子让木婉清忍不住扑哧一笑,“ 活该,谁让你不经同意舔人家那里的…”

  “ 没关系,婉儿你那么美,用你的爱液沐浴,说不定还能让我也变得帅气一点呢。” 李相龙笑道。

  “ 呸!不要脸!” 木婉清嘴上这么说,脸上却满是笑意,然后又泛起了一阵红晕,“ 呜…给我闭上眼睛!”

  李相龙听话的闭上了眼睛,然后感觉到了肉棒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了起来。

  难道是?李相龙偷偷的看了一眼,发现木婉清已经用嘴将自己的肉棒含了进去。

  “ 都说了不许睁开眼睛!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做了!” 木婉清羞红了脸,发脾气道。

  李相龙不敢再偷看了,只放松身体,静静的感受着。

  木婉清的口交还相当的青涩,嘴唇不会动,舌头也只知道舔龟头的部分,但是能让木婉清这样冷艳的美人为自己口交,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这本身就是李相龙人生继母女丼破处之后又一大胜利。

  而且技术不行,可以教嘛,李相龙用语言教授木婉清口交的方法,用嘴唇包裹蛋蛋,用舌头舔弄阴茎背筋等等,木婉清学习的也很快,都相继掌握了。

  随着木婉清口交技术的进步,李相龙也无法再压制肉棒的勃起了,索性把肉棒拔了出来,“ 已经可以了,谢谢你,婉儿。”

  “ 哼!就会骗人,害的人家嘴里都是你那脏东西的味道,我要先漱个口…”

  木婉清抱怨道,“ 还看着我做什么?快去给我师父解毒啊!”

  “ 哦。” 这可是没办法了,婉儿都主动要求我好好玩弄她的母亲,我不多内射个几发,岂不是辜负了她的信任?李相龙心中淫笑。

  ……

  时间流逝,转眼到了晚上。

  期间李相龙足足在秦红棉体内射出了六发,十次高潮的任务的完成也是近在眼前了。

  现在秦红棉已经放荡的不像样子了,李相龙只需躺在床上,任由她在身上起伏,同时用手指玩弄木婉清的处女小穴,看着这对师徒(同时也是母女),互相爱抚、唇舌交缠即可。

  李相龙利用秦红棉,逐步挑起木婉清的情欲的计划,也算是成功了大半。

  木婉清还只是个处子,毕竟从没接触过性爱,被母亲和李相龙两人连续玩弄了几个小时,却没有插入,体内的空虚感早已经达到了顶峰,只是迫于冷傲的性格,以及少女的矜持,不愿主动提出邀请。

  李相龙察觉到火候已经差不多了,于是发力连续向上猛顶,先把秦红棉再次送上了高潮。

  “ 已经可以了。” 李相龙将两女都抱到了一边,故意装出困乏的样子,躺在了木婉清身边,“ 婉儿,辛苦你了,我也累了,一起睡吧。” 说着李相龙就要闭上眼睛。

  “ 等…” 木婉清想开口,却又犹豫了。

  “ 嗯?怎么了?” 李相龙明知故问。

  “ 呜…你把不把我当你的妻子?” 木婉清问道。

  “ 事到如今,还问这个干什么,你当然是我的妻子了,想逃都逃不掉的。”

  李相龙理所当然的答道。

  “ 既然我是你的妻子,为什么不…” 木婉清话到一半,又说不出口了。

  “ 不?” 李相龙装作不明白。

  “ 不…要了我…” 说完这三个字,木婉清整个脸都红透了,突然朝着李相龙乱打过来,“ 呜…你这混蛋!让我说这么丢人的话!去死吧!”

  李相龙抓住木婉清的拳头,将她推倒在了床上,“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  “ 我不后悔。” 木婉清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  李相龙低头吻住了木婉清的唇,褪去了她的衣衫,双手覆盖到了她的一对玉乳之上,虽然之前有玩弄过,但是得到佳人的许可再做,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李相龙按照自己的心意,搓揉少女可爱的乳房,不时的轻捻她的乳头,木婉清在李相龙之前的“ 调教” 下,身体已经非常敏感,发出醉人的娇吟声,李相龙也无法再忍耐下去,干脆把肉棒顶上木婉清的小穴口,经过几个小时的前戏,那里早已经淫水泛滥,虽然依旧紧密,但是有了润滑,进入并不困难。

  然而李相龙的肉棒刚刚挺入,就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惊人的吸吮力,好像要逼迫男人当即射精似的,李相龙连忙定了定心神,才挺了过去,咬牙继续向里面插入。

  越向里面进入,李相龙越感觉到木婉清的小穴的恐怖之处,很湿滑,紧密却不压迫,所以抽插并不困难,但是却寸步难行,因为从入口到深处,每前进一点,都会感觉到强大的吸吮,就好像几张小嘴不停的在为肉棒口交一样,如果不绷紧神经,随时有可能射精。

  李相龙强忍着推进肉棒,终于顶到了木婉清纯洁的象征。

  “ 婉儿…以后…你是我的女人了…” 说着李相龙将肉棒用力向前一挺,刺穿了木婉清的处女,然后——就射出了精液。

  “ 呜…痛…好热…有什么…进来了…” 木婉清火热的喘息着,单纯的她甚至连精液是什么都还不知道。

  尽管如此,这么早泄还是相当丢人的啊…李相龙为了掩饰这一点,继续挺动着肉棒。

  “ 这样…我就是你的女人了吗?”

  李相龙点点头。

  “ ……夫君…” 木婉清犹豫了一下,软软的叫了一声,“ 婉儿是你的…你想怎么样…都可以…”

  正因为木婉清的冷艳,娇羞起来的反差感才越发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李相龙欲火喷张,尽情品尝木婉清的香唇,然后低头吸吮她的乳头,肉棒也毫不停歇的抽插。

  射过一次之后,李相龙开始逐渐适应了木婉清的小穴,虽然是个极品的名器,但李相龙毕竟也不是初哥了,再随随便便射出来实在太过丢脸,所以李相龙稳定心神,把精力全部用来抵挡蜜穴里吸吮的快感。

  而因为前戏充足,木婉清也很快的就摆脱了破处的疼痛,紧紧的搂住李相龙,无言的索要着。

  看到木婉清娇媚的样子,李相龙也动力更足,为了让木婉清高潮,猛烈的挺腰。

  “ 嗯啊…夫君…好厉害…怪不得把师父…变得那么淫荡…婉儿的第一个男人…是你…真的太好了…” 木婉清断断续续的告白道。

  “ 我也是,能得到婉儿真是我一生之幸,我会好好珍惜的。” 李相龙也认真道。

  “ 嗯…从今以后,我不会让其他任何男人接近,如果…你死了…我就跟着你一起去死!” 木婉清虽然声音因为快感而颤抖,但眼神却是十分认真的。

  “ 婉儿…” 李相龙被木婉清的告白打动,再次吻上了她的唇。

  “ 夫君…婉儿不行了…要去了…呜啊啊啊啊!” 在美好的气氛下,木婉清被李相龙送上了高潮。

  “ 舒服吗?” 李相龙笑问。

  木婉清羞涩的点了点头,再次送上了香吻。

  “ 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啊,我的另一个老婆?差不多该起来了吧?” 李相龙看向身边,他和木婉清做到一半的时候,就发现秦红棉已经清醒了,只是故意装作不知,放任秦红棉偷看自己跟她女儿的交欢。

  “ 谁是你另一个老婆…” 看到女儿和李相龙做爱,不但没有阻止,还在一旁偷窥,被发现了之后,秦红棉脸上火烫,连反驳都变得无力了。

  “ 师父…” 自己和爱郎的交欢,全部被师父看在了眼里,木婉清也尴尬起来。

  “ 婉儿,你不用说了,我不怪你,你既然选择了他,就跟他好好生活下去吧,我们师徒的情分也到此为止了。” 秦红棉决绝道,但是李相龙能看得出来,她只不过是对母女共侍一夫心有抵触而已,养育了这么多年的女儿,怎么可能舍得说抛弃就抛弃呢?

  “ 师父,相龙他不顾自己的安危,救了我们那么多次,你也都看到了,我也知道师父你受过情伤,但是相龙他真的是个好男人,他会对我们好的,所以…”

  木婉清连忙挽留。

  “ 别说了!我怎么可能跟女…” 秦红棉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,停了下来。

  “ 红棉你嘴上这么说,这里想的却不一样呢…” 说着李相龙偷袭了秦红棉的下身,用手指沾出了不少爱液,之前以治疗为名义的交欢留下的痕迹,李相龙已经清理过了,不用说这自然就是秦红棉看着女儿的春宫,有了感觉的证据。

  “ 呀!” 秦红棉发出像少女一样的可爱叫声,本能的想要攻击,却被李相龙反过来强行按到在床上。

  “ 放开我!你既然跟婉儿在一起了,就不可以这样对我…” 秦红棉刚刚摆脱春药的控制,还很虚弱,虽然极力挣扎,却好似撒娇一般,对李相龙没有任何效果。

  “ 婉儿,你也过来帮我!”

  “ 哎?” 木婉清一时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。

  “ 你难道想让你师父离开你吗?让她继续一个人沉浸在被背叛的痛苦之中,永远走不出来,这样真的可以吗?” 李相龙吼道。

  “ ……师父,对不起,你会明白的,夫君他真的是个好男人…” 听到李相龙的话,木婉清犹豫了一下,然后来到秦红棉身边,如同之前一样,熟练的吻上了她的红唇。

  让女儿帮助我强奸她的母亲,还能摆出一副为她们着想的模样,我他妈的真是个人才,李相龙简直要忍不住乐出声了。

  有了木婉清帮忙压制,秦红棉的反抗就更算不了什么了,李相龙的手又抓向了秦红棉迷人的胸部,明明有两手才能勉强包裹的体积,弹性上却不次于王夫人那一手就可掌握的胸部,乳量上的完胜,对巨乳控更是致命的诱惑,让人无法抗拒。

  李相龙尽情的感受这对巨乳的完美手感,同时吸吮舔咬两粒早已涨挺的乳头,大鸡巴也毫不留情的再次干入了秦红棉的蜜穴中。

  秦红棉的小穴跟女儿的很类似,也是拥有无穷的吸吮力的名器,不同的是,秦红棉的熟女小穴要更加温暖,吸吮感也没有那么恐怖,抽插的时候不必时时紧绷精神,可以安心的享受性爱的乐趣。

  当然享受的不止是李相龙,秦红棉经过之前几次激烈的性爱,身体早已变得格外敏感,偷窥女儿做爱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非常想要了,所以肉棒没干上几下,秦红棉抵抗的表情就溶化了,加上女儿的爱抚,没多久,秦红棉就先达到了一次高潮。

  “ 果然还是下面这张口最诚实了。” 李相龙笑道,丝毫不顾秦红棉刚刚高潮,一边像婴儿似的吸吮她的巨乳,一边继续猛干着。

  “ 等…等一下!这么激烈的话,马上又要…” 秦红棉忍受不了过于激烈的快感,本能的推拒李相龙,但是无力的手,更像是情人的抚摸。

  “ 真是的,爽成这个样子,我的肉棒就这么舒服吗?” 李相龙调戏道。

  “ 别胡说…我才没有…” 秦红棉不愿当着女儿的面露出丢脸的模样,所以明明体内快感如潮,还是嘴硬不说。

  “ 是吗?不舒服啊,那就只好停下了。” 李相龙故意停止了抽插。

  “ 呜…” 秦红棉恶狠狠的瞪了李相龙一眼,可最终还忍耐不了小穴深处的空虚感,低声道,“ 舒服…”

  “ 这就对了嘛,那么接着叫声夫君听听。” 李相龙得寸进尺。

  “ 你…别太过分了…我才不会…” 秦红棉羞恼道。

  “ 那就没办法了,既然你不愿意,我也不能强迫你。” 说着李相龙就准备拔出肉棒。

  “ 不要!” 秦红棉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然后脸立刻红了。

  “ 你这么说让我很为难啊,除了自己的老婆以外,我不干其他女人的。” 李相龙继续引导。

  “ ……夫君…” 秦红棉沉默了良久,终于以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出了这两个字。

  “ 总算肯承认了吗,那么下面就该轮到我加足马力,满足我的好老婆了!”

  说着李相龙真的以比刚才更快更猛的力道抽插了起来,他清楚秦红棉的身体已经顺从了,下面,就是她的心了。

  看着师父被自己的夫君调教的服服帖帖,木婉清的心情很复杂,既骄傲又满是醋意,李相龙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想法,将她搂了过来,印上了一吻,“ 放心吧,你们在我心中是一样的,我不会辜负你们任何一个的。”

  木婉清点点头,露出了笑意。

  ……

  “ 完事了吧…放开我!” 云雨渐收,秦红棉又露出了强硬的表情,虽然因为快感仍残留在体内,这强硬表情看上去有点勉强。

  “ 修罗刀下死,做鬼也风流…” 李相龙没有理会秦红棉的话,反而默念道。

  “ 你怎么知道段郎说过的话…” 秦红棉一惊。

  “ 从你的梦话里听到的,” 李相龙撒了个小谎,毕竟不能说是自己在书里看到的,“ 他想要的只是一夜的风流,但我可不一样,我要彻底的占有你,让你永远做我的女人。” 李相龙看着秦红棉的脸认真道。

  “ 我不会做你的女人的,你死心吧…”

  李相龙好像没听到秦红棉的拒绝似的,继续说道,“ 那个梦太悲伤了…看着你流泪,我真的很心痛,我不敢想像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挺过来的。够了,该醒来了,他根本就不可能放下身份,和你在一起的,就算再来找你,也顶多是一时兴起,想再风流一夜罢了,他是快活了,之后又会留下你一个人苦苦等待,你为那个负心汉已经浪费了半生,难道还想把整个人生都赔进去吗?”

  “ 呜…” 秦红棉被戳中了心中要害,沉默许久,“ 那又怎么样…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,花言巧语把我骗到手,之后还不是会玩玩就扔掉…与其再次被背叛,还不如就等着一个人,哪怕孤独终老…”

  “ 你啊,遇到了一个负心汉,就把天下男人都当成了负心汉,世上好男人多了去了,因此获得幸福的女子也不可胜数,你又何苦自己封闭掉再次选择的可能?

  只要你答应,我愿意做那个能让你幸福的男人。” 李相龙诚挚的说道。

  “ 哼!说的好听,你如果真的喜欢我,我现在要你去死,你能做到吗?” 秦红棉冷笑道。

  “ 能啊。” 说着李相龙拔出短刀刺向自己的腹部,幸好木婉清眼疾手快,及时抓住了刀柄,刀只刺入了尖端。

  “ 你傻啊!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…你怎么就…” 秦红棉万万没想到李相龙竟然真的自杀,顿时慌张了起来。

  “ 这下,你肯相信我是真心的了吗?” 李相龙露出微笑。

  “ 先别说这个!你的伤…” 秦红棉刚起身,木婉清却先一步抢到了李相龙身边,查看伤势。

  看到只是擦伤,木婉清松了一口气,二话不说就开始了包扎。

  “ 谢谢你,婉儿…” 李相龙话音未落,木婉清就甩了他一记耳光。

  “ 你拿自己的性命当什么啊!我说过的,如果你死了,我也会陪着你一起去死,你当我是说笑的吗?” 木婉清眼中泪光闪烁,怒斥道。

  “ 对不起,婉儿…” 李相龙被木婉清流露的真情打动,低头道歉,不过不是为所谓自杀,而是因为自己耍的小手段。

  是的,那柄短刀,其实只是李相龙用千机针的机括尝试做的弹簧刀而已,就算木婉清不阻止,也根本不可能刺死人的。

  当然虽然心里内疚,李相龙是不会傻到告诉木婉清真相的。

  “ 还有师父,你也见识到了相龙的真心,可不可以不要再逃避了,这样不只会伤害你,也会伤害我们的。” 木婉清不满道。

  “ 逃避吗…” 秦红棉陷入了纠结,低语道,“ 可是,就算他是真心的,我也绝不能跟婉儿你…你可是我的亲…” 之前都做了那样的事,女儿两字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。

  秦红棉认可我的真心,那就只剩下对母女禁忌的抵触了,这一点是说什么都没用的,只能让她习惯。

  于是李相龙决心趁热打铁,他凑到木婉清耳边,小声的说了几句,木婉清红着脸呸了一口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  然后两个人一起朝着秦红棉凑了过去。

  “ 你们要干什么…” 秦红棉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,不自觉得向后退了退。

  “ 师父…啊不,我们都是夫君的人,没有外人的时候就姐妹相称吧。” 木婉清一边说着,一边搂住了秦红棉,吻住了她的唇。

  没错,李相龙刚才跟木婉清说的就是“ 师徒变姐妹” 的计划,你师父之所以抵触是因为你们还是师徒,那么只要把身份变成姐妹,多做几次适应下来就没问题了。

  当然适应下来了,再告诉木婉清,她们其实是母女,那就更有趣了,李相龙心中淫笑。

  应该抗拒的,明明应该抗拒的…可是面对女儿的挑逗,秦红棉就是无法抵挡,不自觉的回应了起来。

  又要和女儿分享男人了吗…明知是绝不可以做的事情,可是却又格外的刺激,欲罢不能。

  我也是没办法的,那小坏蛋太厉害了,婉儿一个人应付不了的,对,我只是怕女儿承受不住,帮她分担一下而已,秦红棉在心中找定了借口,却不知自己已经陷入了泥沼,无法自拔了。